我们理解您的痛!

 AG直营平台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03 06:20

黄大姐辗转来到世纪坛医院疼痛科门诊看病的时候,情绪特别低落,说几句话就哭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,看不好我就回家等死去”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

黄大姐别提多高兴了,她对北京世纪坛医院的医疗水平和责任心都特别信任,马上又入住世纪坛医院眼科,做了眼部激光手术,解决了多年视物模糊的问题;紧接着又住进了呼吸科,把多年的老肺病一通查、一通治;然后又主动要求去了中医科,要吃中药系统调理一段时间……这一趟来北京,黄大姐在世纪坛医院连续换了4个科室,连着住了一个多月院,用黄大姐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我都把世纪坛医院当成家啦”!

原来,黄大姐虽然年龄才60来岁,可自从10多年前开始,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腰疼、腿疼、关节疼、肌肉疼,哪哪儿都疼,具体怎么个疼法也说不清楚,反正就是特别疼,疼得在床上不敢翻身、不能自己弯腰穿裤子、系鞋带,走路超过5米就得扶着东西站一会儿,到后来就连站着都痛了。

为了看这个毛病,黄大姐10年里跑了无数的医院,光北京就来了不下10趟,检查做了一大堆,都没能确诊。她做过小针刀、敷过膏药、打过封闭、烤过红光,推拿按摩、各种西药中药更是不计其数,有些根本无效,有些是当时管用,一停药就复发。

后来,李娟红主任安排黄大姐在世纪坛医院疼痛科住院治疗,经过微创手术、调整药物、系统康复训练等一系列治疗,奇迹出现了,原本起床都费劲的黄大姐慢慢可以下地走路了,慢慢地又可以上下楼梯了,到住院满1周出院的时候,已经可以健步如飞了!

更雪上加霜的是,家里人越来越不理解她了,“疼就自己忍忍呗”“哪有那么难受了?一点活儿都干不了,还得人伺候”“花那么多钱都查不清楚,肯定是自己装病”……她这次执意来北京世纪坛医院看病,家里人都没陪着过来,“一定又是被骗,跑去白花冤枉钱!”

原标题:我们理解您的痛!

李娟红主任从事疼痛专业20余年,亲手治愈过无数疼痛病人。她经常教导我们:疼痛是一种主观感受,每个人对疼痛的耐受力不一样,对疼痛的反应也不一样。作为疼痛科医生,我们一定要懂得倾听、包容、理解、体会,即倾听病人的主诉,包容病人的个性,理解病人的难处,体会病人的痛苦。绝对不可以只凭自己的经验就轻易对病人下结论“这个腰椎间盘突出没多严重,不至于那么疼”“手术做的挺好的,回去养养就不疼了”“哪能有那么疼?别太矫情了”……

听完黄大姐的叙述,李娟红主任没有像黄大姐遇到的其他医生那样直接开一堆检查、化验、药物,而是仔细给黄大姐查体、反复询问病史、沟通,结合之前黄大姐的检查资料,判定黄大姐的问题出在腰椎上,是腰椎间盘突出刺激腰腿部神经,导致各种症状,但比较奇特的地方就在于单从影像检查上来看,黄大姐的腰椎间盘突出程度并不十分严重,因此她腰腿痛的表现并不是我们日常常见的“坐骨神经痛”那样,而是各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,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家大医院都没能确诊的原因了。

因为这种痛没有痛在你身上,你体会不到,理解不了,当然可以无所谓了。可病人本人是真的痛苦啊。 作为疼痛科医生,一定要做到“精确诊断、精准治疗”,把解除病人的疼痛作为目标,绝不可敷衍、草率,因为我们要对得起病人对我们的信任,对得起自己身上的白衣。

这毛病经久不愈,黄大姐花钱无数,身体却每况愈下,眼也花了,胃也吃坏了,喘气也费劲,每天就靠着不停吃止痛药撑着。

(疼痛科 杨玉成 )

展开全文